演繹殘疾人“新活法” 他為數萬“殘友”找回尊嚴
2017/7/27 14:16:50 來源:本站

“生命和死亡是人生的一對翅膀,都思索領悟了,才能飛翔?!?

- 鄭衛寧

圖/文 夏聞琦 楊睿 李世虹


1997年,互聯網行業方興未艾。就在那一年、那一刻的深圳,五個人用一臺電腦,在家中的一間小屋,開始了他們的互聯網創業之路,而與其他創業者不同的是,這五個人分別患有血友病、脊椎重殘、半身癱瘓、肌肉萎縮、侏儒癥……

 

“雖然我們的身體條件,限制了我們到學校求學的‘道路’,但沒有阻擋我們對知識的渴求,更不代表我們沒有學習知識的能力?!编嵭l寧說,殘疾人最大的夢想就是自食其力,最不想的,就是成為家人一輩子的負擔,沒有尊嚴的活著。


 

鄭衛寧和他的“殘友”們在鄭衛寧家中的創業時光。(左二為劉勇,右二為鄭衛寧。)

抱著這份信念,前半生一直碌碌無為的鄭衛寧決定破釜沉舟,用電腦和互聯網做點事情,因為他相信,互聯網正在為行動不便的殘疾人開辟一個新的就業空間。


“當時懂電腦的殘疾人太難找了,我到處打聽,終于在一間麻將館里找到了脊椎重殘的劉勇,聽說,他一分鐘能打200個字?!编嵭l寧欣慰的告訴我,第一次遇見劉勇的場景令他永生難忘,劉勇從一堆雜物中找出了一臺裝著DOS系統的電腦,用他變形的雙手噼里啪啦的打字,速度驚人。


就這樣,從二人的初次相遇,到如今的患難弟兄,一轉眼已經過去了20個年頭??粗麄儎撧k的殘友集團從當初的5個人,到現在的5000人,鄭衛寧說:“現在我們終于可以有尊嚴的活著了?!?

 

鄭衛寧和其他創始人一起在家中創業。

“寂寞”促使學習

 

鄭衛寧患有先天遺傳性血友病,從四五歲開始,他就知道,自己和別的孩子不一樣,不能上幼兒園、不能盡情的奔跑,更不能肆意的打鬧,甚至,將來會成為家人的負擔,因為還是孩子的鄭衛寧就已察覺,自己的父母相比其他人的父母,更加辛苦,更加難熬。

 

因為行動不便,鄭衛寧13歲才開始學會坐地爬行,上學更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事情。鄭衛寧說,除了不間斷的輸血,他每天都是在家中靜養,殘疾人的寂寞令常人無法想象,而正是因為這種寂寞,給予了殘疾人難得的學習機會和讀書的條件。


 

鄭衛寧在家中的書房接待殘疾朋友。

于是,從小到大的每一天,讀書便成了鄭衛寧最快樂、最放松的事情。他說,自己從對世界的認識,到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再到對人生價值的追求,都來自于書籍。鄭衛寧更是通過自己的努力,自學苦讀,獲電大中文、法律、企業管理三個大專文憑。他驕傲的對我說:“別看我沒上過一天學,但是我的學識不比任何大學生差?!?


 

鄭衛寧獲全國勞動模范稱號。

為保命到了深圳

 

十幾歲時,因為長期的流血,導致關節腫大,鄭衛寧最終雙腿萎縮,變成了真正的殘疾人。不久后,父親也因身體原因離開了人世。與此同時,鄭衛寧所患的甲型血友病,必須常年輸含有凝血因子的新鮮血漿,否則不僅會使關節變形,更有可能導致顱內出血死亡。

 

于是,1995年,為了保命、為了活著,鄭衛寧和他的母親及妻兒決定移居深圳,因為聽說,深圳是全國唯一一個志愿者輸血城市。那時候的深圳,和鄭衛寧常年生活的武漢有著強烈的對比,方興未艾下充滿了勃勃生機,飛快的城市腳步和深圳速度令鄭衛寧有些不適,不知何去何從。

 

 

鄭衛寧傳遞殘奧會圣火。

1996年,母親的突然離世,使鄭衛寧失去了精神支柱。他說,因為太太上班、女兒上學,在家中和母親的互相照料,讓他覺得自己還是個有價值的人。但母親的離世,使鄭衛寧徹底否認了自己存在的意義。


那之后,鄭衛寧患上了憂郁癥,甚至幾度企圖自殺,他寫遺書、吃安眠藥、上高樓就想跳下去。幸運的是,在妻兒的陪伴下,鄭衛寧最終熬過了那段艱難的日子。

 

關一扇門,是為了開一扇窗

 

馬斯洛需求曾指出,人的需求分為五個層次,第一層是生理上的需求,解決基礎的溫飽問題;第二層是安全需求;第三層是社交需求;第四層是尊重、自尊需求;到了第五層,便是自我需求,實現真正的自我價值。鄭衛寧說:“大多數殘疾人一輩子都是為了第一層和第二層的需求,而拖累了全家人,一輩子活的沒有自尊,就更別提實現自我價值了?!?


 

在殘友集團的食堂,掛著“天助自助者”的書法作品。

為了走出抑郁癥的陰影,為了下半生能“換個活法”,更為了那些和他一樣活的沒有自尊的殘疾人,鄭衛寧決心創業。上天為你關上了的一扇門,就必定會為你打開一扇。鄭衛寧和劉勇都表示,殘疾人足不出戶的“寂寞”促使了他們有更活躍的大腦、更堅韌的性格、更勤奮的品質,以及更加有創意的想法。


于是,互聯網似乎成了時代送給殘疾人的禮物,從這里開始,他們的思想可以奔跑,他們的精神可以飛翔。


 

殘友集團門口的標語。

從“興趣小組”到千人集團


同樣為了有尊嚴、有價值的活著,和鄭衛寧相遇后,劉勇奮發努力,把握住了這個難得的工作機會。


曾是一個健康活潑孩子的他,因3歲時掉進地窟,導致脊椎粉碎性骨折,徹底改變了他的一生。申請報刊亭被拒絕,理由是影響市容;為模型上色、在打字社打字,公司卻都紛紛倒閉。最終,劉勇只能在麻將館里打掃衛生,而就在那里,他遇到了為他帶來人生轉折機遇的貴人 - 鄭衛寧。


 

“殘友”們一起為劉勇慶祝生日。

而對于鄭衛寧來說,也是因為劉勇這個身高不到1米5的唯一會電腦的殘疾人,給創業初期信心不足的他吃下了一劑定心丸。起初得知鄭衛寧互聯網創業的想法,劉勇在電腦前連續摸索15天未回家。結果,互聯網知識并不多的劉勇,竟在這么短的時間內,真的做出了一個像模像樣的網站。


接下來,通過劉勇和團隊不斷的學習和探索,1999年,劉勇一舉獲得深圳網頁制作總冠軍;2000年3月,他又拿到廣東省的總冠軍;同年5月,在蘇州的比賽中,劉勇再度取得了全國第二名的好成績;8月,在歐洲布拉格網頁制作比賽上,劉勇更是不負眾望,取得了世界第五的佳績。

 

于是,“殘友”們有了信心,也慢慢開始有了更多的收入。做生意不易,一路上,他們遇到過騙子、碰過壁,但都一笑而過,當做是經驗吸取。最終,功夫不負有心人,漸漸地,殘友集團的名聲有了、技術升級了、團隊壯大了。2008年后,集團的業務范圍開始迅速擴大,公司實現了井噴式的發展。


 

劉勇赴喀什援疆5年,建立喀什市殘友科技有限公司。

殘友里沒有“總”

 

殘友集團,一個擁有5000多員工、40多家分支機構、1家基金會、14家公益組織的大型社企平臺;一個業務涉及軟件、動漫、文化設計、系統集成、呼叫中心、電子商務等多個領域的現代化高科技企業;一個獲得過美國SEI CMMI 5級認證、英國2012年年度國際社會企業獎、 科技部雙軟認定企業、全國優秀福利企業等全國企業都望塵莫及榮譽的集團,若不是特意去了解,沒人能想象到,這是一家由殘疾人員工組成的公司。鄭衛寧和劉勇告訴我,正因為他們都是殘疾人,才會有如此團結一致的精神和頑強拼搏的工作態度。


殘友集團的樓道里寫著:來了,就是殘友的家人。

為了讓殘友的每一位員工都能感覺到家的溫暖,從工作到生活,殘友集團有一系列配套的福利待遇,他們提供免費的餐食,還有專人做飯、洗碗、洗衣服,洗手間和車都是無障礙的。若是員工覺得自己的身體吃不消了,不用進行任何的體檢和考察,立刻進入退養制。進入退養制之后,集團更會把員工歷史上的最高工資當做“退養金”進行每月的發放。鄭衛寧覺得,用這些支出讓每一位員工都能感覺到家的溫暖,是非常值得的,更是應該做的。

 

走在殘友集團,員工都會親切的與鄭衛寧和劉勇打招呼,稱呼他們為“鄭大哥”、“勇哥”。因為,鄭衛寧一再強調,殘友是一個大家庭,在這里,沒有老總、沒有上下級,只有兄弟姐妹。


鄭衛寧和“殘友”們其樂融融。

后半生的“新活法


“全世界的殘疾人聯合起來,用自己的行動改變命運?!边@是鄭衛寧在美國哈佛論壇上提出的,他表示,成立殘友,就是為了給殘疾友人提供一個改變“活法”的平臺。

 

自己的生活有了意義,面對死亡的態度也有所不同了。鄭衛寧說,人,生不容易,死也不容易,但是兩點之間,一定要做點什么,而這個過程就是人生價值的實現。


鄭衛寧發起的“百人萬城-重殘殘疾人電商批發就業項目”,幫助數萬殘疾人完成就業夢想。

鄭衛寧承認,自己命運多舛。除了患有“重癥糖尿病”、“重度高血壓”,以及常年要堅持的每隔兩三天就要去醫院輸一次血之外,在他的事業有了起色后,相伴多年的妻子卻因抑郁癥跳樓自殺。隨之的,又是自己被診斷出了胃癌,切除了五分之四的胃。

 

“我能活到今天,已經是奇跡了?!睂τ谏臒o常,鄭衛寧早已看透。他成立鄭衛寧慈善基金會、放棄公司的財務權、把自己的財富全部捐出,并把殘友集團的“老板”變成了基金會。如今,鄭衛寧除了工資外,再無資產。鄭衛寧說,自己除了醫藥費外沒什么地方需要花錢,死亡已經成了他的動力,督促自己在有限的時間內,更加努力的工作。


而今的每一天,鄭衛寧依然會堅持早起,開著他的電動輪椅興高采烈的來到公司,上班、開會。他笑著對我說:“聽員工們說公司發生的事,就像是看著自己的孩子學說話、愛唱歌,感覺特別幸福?!蹦且豢?,鄭衛寧的眼神如慈父般的溫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