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友希望怎樣點燃
2017/7/6 17:17:31 來源:本站

一出生即患有重癥血友病,40歲舉家搬至深圳,44歲3次自殺未遂后開始創業,52歲創立殘友軟件有限公司,54歲時名下公司已達11家、個人資產約1000萬元——他就是鄭衛寧,2011年56歲,多種疾病纏身、時刻與死神相伴。然而,他沒有安心治病,而是將救命錢用于創建企業,探索適合殘障人士的就業平臺;就像磁場一樣,吸引了周圍的殘友一同打拼,又感染了社會上更加廣泛的人群參與、加盟;10多年后,為了保障企業長遠發展,又散盡千萬資產,成立深圳市鄭衛寧慈善基金會……

我們帶著崇敬和好奇走近這位傳奇人物,走進他創立的殘友集團。

裸捐股份 入不敷出

“舒服地躺著等死和辛苦地去做有價值的事,應該選哪個?我一定選后者?!?br />
晚上9點10分,北京大學深圳醫院門口,老鄭開著他的電動輪椅從夜色中駛來?!俺赃^晚飯突然覺得右邊肩膀有點疼,趕緊帶上病歷和藥包就過來了?!崩相嵳f,血友病一旦發病,需要立即注射“拜科奇”,否則痛處會逐漸腫大,直至關節脫臼。

看著診室門口排著不短的隊伍,我們有點擔心他能否堅持得住,“沒事,忍得住,這種脫臼的疼痛是一點點蔓延的,我都習慣了?!崩相嵃涯サ冒l白的病歷本遞給我們看,從2011年初開始一段時間每隔十天半個月,就會出現一次就診記錄:“拜科奇500ml,杜冷丁1支”;而從7月開始,就診頻率增加到差不多每周一次,最近一個月幾乎每隔3天就需注射一次。

“其實發病不可怕,就怕睡著了不知道發病了。有次夜里發病,疼醒時,關節腫得幾乎和嬰兒的頭那么大了,趕緊到醫院看病,可是因為去晚了,還是在醫院里躺了好幾天,太耽誤事了?!睆哪且院?,老鄭每天深夜1點以后才睡覺,就怕睡著了發病。

問診,注射。晚上10點零5分,老鄭在注射室外休息??此]眼皺眉強忍疼痛,我們禁不住問:“有沒有辦法提前預防而不是等到發病才來就診呢?”“有??!如果有錢,可以每天都注射‘拜科奇’,也不用來醫院排隊,找個私人護士到家里輸,肯定舒服多了,但我不是沒錢嘛!”老鄭說,每個月單是買治療血友病的藥品就需2萬元,妻子一個月的收入剛夠他的治療費用,至于老鄭自己的1萬多元工資,也就勉強應付他的高血壓、丙肝等醫療開銷,“時不時還得女兒支援一下”。

其實老鄭本不需要這樣,以他曾經擁有的目前價值已達7000多萬元公司股份而言,他完全有能力讓病中生活過得更舒適,何必這么辛苦?

“對于一個殘疾人來說,舒服地躺著等死和辛苦地去做有價值的事,應該選哪個?每個人會有不同的答案,我一定選后者?!崩相嵳f,“我14年前拿著30萬元救命錢,和4個殘疾人伙伴一起創業,就是希望能給殘疾人提供一個平臺,證明我們不是社會的累贅與負擔,我們對社會也是有價值的?,F在我隨時都可能離開這個世界,我得為公司的3000余名殘疾人員工考慮好他們的將來,不能讓這個公司因為我的離開而偏離其初衷?!?br />
在同妻女商量后,老鄭以個人名義籌集了200萬元現金注冊基金會,并以遺囑形式將全部股份捐給基金會,不僅對集團運行進行監督,還支持殘友宿舍、肢殘服務、孤兒服務、臨終關懷等項目,以確保殘友為殘疾人服務的宗旨不變。

弱勢群體 強勢就業

“只要大腦健全,殘疾人可以像健全人一樣工作,甚至可以工作得更好”

進入殘友集團總部辦公區,乍一看,似與尋常的公司并無兩樣,細細一看,卻發現區別頗多——走廊兩邊裝有不銹鋼扶手,房門是向側面滑動打開的,需要上下的地方不安樓梯設滑坡……

更大的區別來自員工,一路走來,迎面遇到的員工大多身體有明顯的殘障,為了避免引起他們的不快,我們的目光盡可能地不在他們身上停留。但讓我們吃驚的是,擦身而過的許多員工會主動沖我們微笑,倒讓我們對自己的刻意躲閃感到不好意思。

走進一層南側的工作區,200多個座位幾乎滿員。雖然人多,但房間里非常安靜。右邊第三排最里面的座位上,一身T恤仔褲的阿超正在電腦屏幕前飛快地敲打著鍵盤。如果他不走路,你完全看不出他與正常人有什么區別,“小時得了小兒麻痹,走路有點跛?!眮須堄亚?,阿超曾在一家普通IT公司工作過?!笆杖氡痊F在高,可感覺跟現在不一樣。在那里工作就是為了掙錢,在殘友就不一樣了?!卑⒊f,“這里,我們管老鄭叫大哥,同事們就跟兄弟一樣,大家一起做一份事業?!?br />
在殘友,做事拼命是一種普遍的風格,“大家都知道,想得到認可,我們需要付出比普通人多幾倍的努力?!编嵭l寧說,“我們要讓社會知道,殘疾人不是只會做刷酒瓶子、糊紙箱子這類沒有技術含量的活。在IT領域,只要大腦健全,殘疾人可以像健全人一樣工作,甚至可以工作得更好,因為我們可以更加心無旁騖,也更加有耐心有毅力?!笔聦嵥坪跻沧C明了這一點,殘友成立至今尚無一人跳槽。

他們甚至自創了退養政策。2005年,在殘友工作了5年的北京大學物理系高材生李虹因進行性肌營養不良癥加重而無法繼續工作。社保局建議,工作一年補助一個月工資。但老鄭認為,盡管公司還很弱小,但李虹已為公司奉獻了全部,“不能沒有尊嚴地死去”。于是,他建議建立退養制度,高管表決通過——凡殘友員工無法工作后,公司仍按其工作期間的最高工資標準支付生活補助,直到生命終結。

除了工作,吃住全包也增強了員工的穩定性。在一樓的盡頭,一字排開的是殘友的員工單身宿舍和食堂,上下鋪的床、特殊的衛生間設施,還有每天飯點時供應的“五菜一湯”,使得這里的確更有家的氣息。阿超還在這里找到了女朋友——一位名叫Helen的健康湖南女孩。她偶然間從網上看到了殘友的消息,便辭掉原來的工作加入進來,因為“同事之間感情很好,做得很開心”。

越是殘疾 越要美麗

“帶著一幫人來做事情,其實犧牲非常大……有好幾次差點把自己命都丟掉了”

不止是Helen,有更多的健康人走進殘友。

在殘友總部的走廊參觀時,我們看到有幾位穿著時髦的“90后”理發師義工在為員工們剪頭發;在公司食堂,一名十幾年熱心公益的企業家夫人田大姐,正在招呼著前來幫忙為殘友員工“改善伙食”的義工擇菜做飯。

日前,全球知名科技公司歐特克的原全球副總裁、歐特克中國研究院原院長黃健銘,以月薪1元出任殘友集團董事長的消息傳來,更多人將目光投向了殘友和他們的事業。

“我加入殘友不是為了薪酬,所以就象征性地領1元工資。雖然只有1元,但是表明我是他們的一分子,也將帶領他們繼續前行?!秉S健銘說。

2008年,黃健銘認識了殘友動漫設計師丁金霞?!八麄儙兹私洺5顷懳覀児揪W站,展示出非常強的學習欲望和激情,我開始關注他們,后來把他們接到上海去提供免費的高端培訓?!秉S健銘告訴我們,“在那么艱難的環境里,他們沒有放棄自己的理想和志向,這種精神觸動了我,也切合我個人的理想和追求——去幫助和影響更多的人?!?br />
而更加打動他的,還是鄭衛寧“一路艱辛”的創業史:“帶著一幫人來做事情,其實犧牲非常大……按醫學報告,鄭大哥隨時都可能病危,為了創業,有好幾次差點把自己命都丟掉了。這份執著和堅持,讓我非常佩服?!?br />
對于黃健銘的加入,老鄭很欣慰,“有更專業人士進來接手殘友,對殘友是件好事?!比缃?,殘友已發展成為以軟件、動漫、電子商務為主要支撐的高科技集團公司。

在殘友集團的主頁上,有一張“殘友地域分布”的地圖。在上面,紅色火炬模樣的殘友公司標志已經在北京、上海、廣州、海南、新疆、湖南等10多個省市區點燃;不遠的未來,它還將點亮更多殘障人士心頭的希望。正如它的英文拼寫——CAN YOU,你行!

蹲點感言

不是每個人都能像鄭衛寧一樣活著。老鄭的生命和事業是個奇跡。奇跡的背后,不僅是對生命尊嚴的堅守,也是對生命價值的追問。

在采訪中,老鄭一再告訴我們,不要過多關注他個人,而是希望能有更多目光關注殘友事業。說到自己的貢獻,他淡然一笑——“美德不能憑借歌謠而傳唱,人一旦成為偶像供人瞻仰,其血肉就會被風干?!庇纱?,我們體會到心靈的力量具有無比的潛能,只要有熱情,就會有堅韌,就可能創造奇跡。畢竟,人是要有點精神的。就人生的價值而言,心智健全比身體殘疾更為具有決定性意義。